奈何向左转°

🍎

【饥荒】人生赢家威尔逊(自产自吃劣质粮)

我自产自吃。:D
第一次写饥荒相关…小学生文笔,无聊剧情,奇怪脑洞
肯定不会有人看但设定还是要说:D
本文主cpMaxwellXWilson,AbigailXWendy,可能有其他副cp,前几章略有WilsonXWendy,过敏者回避:P
我写BG是为了主cp( ̄▽ ̄),但不代表BG之间没有爱,本文的Wilson绝非善类(根据游戏剖析出来的性格写的,OOC一定
【以上都是废话,但注意warn】

(1) 零
(Warning:WilsonXWendy)

科学家威尔逊正对着一盏投着暖橘色灯光的小灯,细细的思索。

作为科技发展的产物,它的结构并不复杂,作为一盏小小的灯,它甚至经不起科学家一两分钟的推敲,外部构成,向里剖析,零件,原理…不停地一遍又一遍地推敲,一切都在威尔逊的脑袋里重演。

威尔逊对着这盏(甚至上了粉色的漆)灯发了将近1分钟的呆,1分钟,对于一个科学家来说一秒钟都不该浪费。他猛地甩甩头,刚刚着手拿起“门”的组成零件,温蒂的脸却陡然闯入脑海之中。金色柔软的发丝、温和却略带忧伤的笑颜,头上别着的红莲头饰被风吹的别到了一边,桃色少女的嘴角微扬,暖心的话语中,时不时带点儿文艺气息的忧愁…这一切很棒,温蒂总能给他全新的点子,他不受控制地把视线再次移向那盏刷着(原本应是愚蠢的)粉红色漆的小灯,被誉为疯狂科学家的人竟愣愣地笑起来。

这盏灯是温蒂送给他的。
他和温蒂要结婚了。
他和温蒂要结婚了。
他和温蒂要结婚了。

这个事实让他乐呵呵的。最近万事皆是顺利,温蒂的年龄虽然比威尔逊小了不少,但他们之间没有丝毫代沟,能找到这样与他有着共同语言,可以接受、支持他工作并且不会缠着他要各种礼物过各种节日,可以允许他一连好几天泡在实验室不回来的女孩,已是万幸。

谁说疯狂科学家不能有情怀?只可惜温蒂只是他的情怀挥之不去的情怀。和科学家的婚姻,只有牺牲。

有时候感情是一种烦恼。

威尔逊从没有空,也没有兴趣去将大把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一份感情中。他好暇以整地将医用三号线投入缝合鹅的身体与鹿的头颅的使用中——他所挚爱的科学研究,在旁人眼中是疯狂的实验。威尔逊不在乎,他恭敬有礼,他是一位绅士,但这不代表他没有一些“有趣”(威尔逊从不觉得自己疯了)的想法。“门”的制作没有出现问题,生物实验还在继续中,伸了个懒腰,三天的不眠不休结束,是该回家见温蒂了。

收音机却在这时候响起来:“我亲爱的伙计,亲爱的威尔逊。我想你应将门的进度完成了。”

威尔逊盯着那个收音机,似乎这样就可以看到收音机对面那个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一样,谁知道ta有没有用变声器,也许ta根本不是人,谁知道是什么超人类智慧的玩意呢。他接收到收音机怪声时并没有吓一跳,反倒是这个奇妙的“声音”灌输给他的“外世界”的知识几乎让他头晕目眩(但科学家还是很快适应了)。

那简直是塞给了他小半个宇宙,多么令人狂热的知识!生物基因工程和机械工程的知识在他的脑海里已经发展到了极致!威尔逊不在乎什么人类的未来,他只在乎他的研究,在乎揭开“真实”的那种极致愉悦。

威尔逊慢吞吞地回道:“再给我三天,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研究哪是能说快就快?要不是尊敬它的知识威尔逊还不会好言好语。

“那是威尔逊博士承认自己的才干还不够精进了?你可知道,“先行人”的知识已经全部给你了,别磨磨蹭蹭的快·点·完·成!你想回家?…”非常干硬语气,最后那句话隐含的深意让他有点毛骨悚然,威尔逊不害怕威胁,只是纯粹的有点害怕“它”。他不是这么容易就被吓到的人,但这个“声音”就是让他有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如同远古没有火的时代中弱势者对于黑暗本能的恐惧一样。
他的手居然比他的理智先一步拿起了工具,看来没办法了,一旦开工就不能停。

威尔逊喃喃自语道:“等下打个电话过去道歉好了。”

说完他甩了甩头,抛除杂念投入工作中。
一边的收音机,红色的小灯“呲呲”闪着光,一只黑色的爪状物慢慢伸出来。伴随着奇怪的美妙铃声叮咚响,可刚刚出来半个指爪,又像触了电似的飞快缩回去。

挤满了各种试剂的实验台上,回荡着“呲啦呲啦——”声,单调混乱的音码和工具碰撞的声音交响,一个背影在忙碌着。

———

(我自己看着都觉得第一章没味道:D,那么我把后面一些构想发出来顺便当粮吃,算是对后面情节发展的一个预期)

————

A“赌给你,我他妈的全部赌给你!麦斯威尔,我威尔逊除了这条命已经没有什么好输的了!你要,拿去便是!”

B“你现在不过只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麦斯威尔,你为了规避风险把所有负担都丢到了我身上,让我变成了一个怪物!”

C“不,威尔逊,我们都是普通人。你,和我,都是。”

D“他们每天都在和我说话…每天每天每天每天都挤满了我的脑子,我引以为傲的理智正在被销蚀。我很饿,每天都很饿…看看那些曾经被我撕的乱七八糟的兔子…哈哈…”

威尔逊原本瘦弱的双臂被噩梦燃料所替代,那对显眼的巨大的爪子捂在脸上。他一会儿喜一会儿悲,一会儿用头抵着树干一会儿用影怪的手拼命破坏着周围的白桦树干,在平整的树皮上留下可憎的痕迹,嘴里不住地念叨出来的话似得了精神分裂。

“我想吃东西,我饿…是那种带着血的、有脉搏的热腾腾的东西,我可以撕开它的动脉把咸热的液体全都灌进我的喉咙里…哈哈去他的浆果,火鸡才吃的下地狱的玩意…”

“住嘴威尔逊!你还是个人,抑制住你的欲望,你已经被暗影弄的昏了头了!你会后悔的!”

他就这样又叫骂着将暗影的爪尖刺进大腿里,刺目的红色瞬间把棕色的裤子染的乱七八糟。但这红色让他感觉安心,至少他流出的是血而不是那些恶心的噩梦燃料,他还没有完全被这些下地狱的家伙们完全同化,还没有如查理那样完全失去了理智。

不过也快了。就差一点了。

黑暗中那些家伙的眼睛盯着他,盯着他仿佛他是什么似的,他能是什么?

那些家伙等着他坐上王座,等着他变成饥荒的新主宰,新的高级神经中枢系统——哈哈,威尔逊,一个不会动的木偶!一个为巨大机械运作的新卡齿轮!一个可怜的牺牲品!

E“温蒂,我看不见了,什么都看不见了。我看不见未来,也许是因为我们没有未来吧。温蒂,走吧。你和阿比盖尔在一起会很好的。”他声音轻微,像是说给温蒂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枯黄的草叶上滑落了一滴水珠,空气在不知不觉的变得寒冷。

可怕的冬天即将来临。

F“威尔,威尔,我亲爱的威尔逊。”温蒂的声音如同春天的暖风一样轻轻地拂过面颊,“我比你想象的更加了解你。即使我离开你和我的姐妹一起远行,我也永远爱着你。我将是你的妻子,我的亲人阿比盖尔,也将是你的亲人。也许因为我太年轻,分不清爱情与亲情…但不论如何,威尔,无论发生了什么,请不要推开你的温蒂。”
威尔逊听了这话有些微微动容,收起双手,但他向后退了一步,又一步,把身体完全隐匿在地穴阴影里。
很久都没有声音。直到一片枯黄色的落叶掉在温蒂金色的头发上(枯黄色几乎融在了金色里),四周地穴蜘蛛的“嘶嘶”声再次响起,温蒂才知道威尔逊已经走了。
叹息一声,她决定不再逗留,阿比盖尔在她的身边安静的跟从。
温蒂知道此时该去找谁才最有用,但那戴着高礼帽的人人,此时又在饥荒世界的何处?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