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向左转°

🍎

【RPG】你和育碧球(RPGAU试水)

警告。流水账,只是脑补。
OOC欲求不满产物( ̄▽ ̄),第二人称RPG模式+一点点MC(我的世界)AU。写的感觉顺就全员向RPG。【女体AU】只是该章节有。
该章节是【A姬个人prprprpr向】,记住,这是欲求不满自投喂粮食向不好吃的女体AU。
另外我是MC的粉丝…但是是个非洲人。
全文很乱,请一定小心阅读。


【这个代表动作】
{这个代表状态}
“这个代表对话”
(这个代表get的物品)



【你点击开始游戏】

LOADING…
LOADING…

你的周围忽然暗了下来。
你感到有些诧异,你只是个玩游戏的,怎么这种事情都让你碰到了。刚刚还在玩那什么跳水信条1,怎么剧情还没开始,一瞬间就全黑了?
你认为你肯定是在做梦。

【你打了自己一拳】

{你好痛,你的鼻子流血了}

你意识到自己没有在做梦,漆黑的空间中“咕噜咕噜”滚出了一个育碧球,你下意识地接住了它。伴随一段熟悉的脆声和logo,类似于四维空间的白色线条自育碧球发散开,有规律地上下起伏。空间随之变得大而空阔,你试着用脚尖点了点那团弧线,踩下去还是看不见的水平面。
暂时安全。
一片漆黑和空旷,什么都没有让你感到困惑和害怕,几种复杂的情绪糅合在一起,极度恐慌让你迅速失去理性思考的能力。
你下意识抱紧了一下手中的育碧球,冰冷的触感带给你暂时的冷静,“Pingpong”,你无意间开启了一段信息。

(你得到了一段语音文字)

LOADING…
LOADING…

“欢迎来到育碧RPG中心,您将被随机送往某处遭遇本公司的某人物,ta可能深陷某种麻烦,请你去解决。”
“如果您需要查看任务单,大喊'为什么不问问万能的育碧球呢?'打开我们的System,我们可以尽力提供您一些帮助。”
“完成任务后,您就可以离开,最后预祝您的成功。”
你骂了一句“什么鬼玩意”,周围的空间凹陷下去,头重脚轻的眩晕感充斥满了大脑。

{你晕了过去}

黑暗过后是光明,周围渐渐亮了起来。白色的闪光一点点晕染开,过于刺目的光源如同病毒一样撕开了黑暗,侵蚀进你的大脑随之渗透了四肢百骸。
“啊————!!!”
光亮使你恐惧地大叫,但反应过来以后,脚下是坚实的地面,白色和粉色的印花瓷砖因为还没有稳定下来的视角一晃一晃。找到重心的踏实感让你颓然跌坐在瓷砖上,但随后一个放大的“人脸”把你吓了一跳。
“亲爱的,你怎么晕过去了,妈妈很担心啊。”
那张“人脸”整个就是方形,后面凸出的小方块组成了类似于辫子一样的东西,更类似于一串葡萄。眼白和眼黑都是方的,马赛克组成的五官摆出了一个类似于“担心”的表情,视线下移,就连胸部,也是两个有色方块。看了看便宜“妈妈”弯腰递过来想要拉起你的手,那根本就是一根切得很平整的肉色法棍。
“什么?!”
你受到了惊吓,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挡,发现自己的手也变成了两条面包色的法棍,一摸头,更是变成了诡异的方形。

{你欲哭无泪}

你的“妈妈”用马赛克摆出一个类似于“亲切”的微笑,可是那种不自然的弧度和无法抹去的违和感让你感到深深无力,“妈妈”用法棍将你扶了起来。但她那弯腰的动作,几乎只是把两条代表腿的蓝色法棍折起来再折回去,看起来真是诡异至极,这物理引擎…
难道制作人都把做游戏的钱花到CG上了吗?!

{你的心在滴血}

“亲爱的,你该不会记忆出问题了吧?来,告诉我你的名字。”
你意识到这是RPG游戏的经典开场,你看了看“妈妈”,说出了你的名字。
“我叫…玛丽亚?”
“你确定吗?”
“妈妈”的马赛克笑容依旧十分诡异而僵硬,你想从她的表情或者动作中找到什么线索,可惜的是你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
于是你回道:“确定。”
令你惊讶的是,“妈妈”的马赛克笑容没有变化,只是机械般重复了之前的对白:“亲爱的,你该不会记忆出问题了吧?来,告诉我你的名字。”
随后,你试了试凯瑟琳、爱丽丝、约瑟夫、莱昂纳多,结果都退回了原本的开场白。你疑心是出了BUG,束手无策之下对着“妈妈”马赛克脸更是心烦意乱,于是骂道:“我他妈叫傻子行了吧!”
“你确定吗?”
“妈妈”的格式化笑容让你想把粘在上面的五毛钱便宜贴图给撕下来。你挥舞了几下你的右法棍,那种不自然的机械运动让你感觉自己都快和神经病没差了。
“你确定吗?”
“你确定吗?”
“你确定吗?”
你忍无可忍的怒吼:“我要啥没啥!!你爱咋咋地!!”
“啊,傻子,看来你终于记起了你的名字。”“妈妈”说着,脸上的马赛克拼凑成一个满意的笑容。
“你才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哎这不是把我自己骂进去了吗…”
你的便宜“妈妈”转过身,走得干脆利落不似刚刚纠缠不休,“刚刚家里来了一个客人,ta似乎找你有事情。如果不知道要做什么,就把任务单打开好了。现在,把这杯茶端给客人吧。”

{你心花怒放}

啊,任务目标终于来了。
你没有去理会傻子这个称呼,虽然它听起来真的很不爽。你欣慰地看了看右法棍,用右法棍去搭那杯茶,加了五毛钱特效的茶明显不符合物理法则粘在了右法棍上,拿在手里上下左右晃着玩,怎么弄都不会洒。
牛顿哭晕在厕所啊我去!
(╯°□°)╯︵ ┻━┻

(你得到了一杯茶)

你想起“妈妈”的嘱咐,仔细斟酌权衡益害之后,小心地喊了一句:“为什么不问问万能的育碧球呢?”
你期待着出现什么,几秒之后,视野可见之处刻上了几行细微马赛克拼凑成的字符,明确标注了现在的任务目标:将茶送给客人。

{你有点失望}

啊,对啊,这个游戏根本没有钱制作特效呢。无奈地看着用方形色块堆砌起来明显是平面物体的茶杯和里面的不明液体,你以鬼畜的走路姿势向客厅平移而去。

【你端着茶,打开了客厅的房门】

客厅里面不出所料还是方块状的,各种淡色色块混杂在一起拼成的原木地板,马赛克叠堆连边角都有锯齿的桌子,棱角分明的桌布,大得跟盘子一样的饼干点缀着作为巧克力的棕色色块,被直接放在桌子上…啊,你看到了客人。他不出意外也是方形…
等等!!

【你的视线一点点向上】

这个人侧对着你,映入眼帘的便是白色鹰嘴帽,布料该有的柔和弧度都有,恰到好处的阴影掩盖了对方大部分脸,你就算光影全开也未必能达到这种效果。从衣装就可以看出客人完全不是马赛克RPG风格的人物,看来你和对方整体制作水平都相差了好几十年和不知道多少版本。

{你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妈妈——!这个人画风和我们不一样!
你内心一边吐槽一边走到桌子边,拉开坑坑洼洼的椅子坐下。那杯不明液体直接放在棱角分明的桌布上,几乎都要被桌布刺穿,你通过自己万能的右法棍将茶推给客人。在这点时间中,你在不断打量着来人,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对方隐藏在鹰嘴帽下的金色双眼,也在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你。

(目标:送茶完成,获得下一个目标,解决客人的麻烦)

眼前这个人似乎刚刚经历完一场浩劫,可以说身上只穿了一件沾了灰尘的白色卫衣(稍长却又有些紧)。卫衣的下摆只能刚好裹住对方的臀部,白色的线条勾勒出饱满而不失柔和与唯美,明显比普通人更翘的弧度。
你觉得脑子一热,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可是却发现系统将你的视角锁定,你只能继续这场痛并快乐着的视奸。
卫衣下摆倾泄出来的白皙皮肤覆盖了肌肉线条分明比例恰巧正好的双腿,虽然腿上有各种类型的伤痕交叠,但完全没有破坏整体的美感,反而驱散了一些软弱,带来更多柔韧的感觉。对方的大腿以膝盖处略微分开,小腿轻轻交叠摆出一个低调的坐姿。单看到这里,你还无法辨别出对方的性别。
客人的大部分面貌被鹰嘴帽遮住了,露出一个弧度柔和的下巴以及嘴角边白色伤痕。表情似乎很冷硬,几近面瘫状没有什么混杂的情愫,金色双眼里的锋芒被刻意地压低,整体略显瘦削但不失力量的躯干和坐姿表面这是一个年轻男性,但身体的弧度和曲线又与这个结论相驳…

【你擦了擦鼻子】

{你快要流鼻血了}

薄薄的卫衣隐约映出一些白色布料下的肌肤,呈现淡淡的粉色。紧贴着身形的卫衣将优美的马甲线很好地勾勒出来,沿着那三条性感的川字形曲线向上,可以很明显地看到有一个微微隆起的弧度因呼吸而有规律地起伏,那不大,但足够小巧柔软。乳尖的粉色透过卫衣将白色布料顶出一对小小的三角尖,看起来真是诱人至极,这人衣服这么薄为什么没穿内衣…
这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有不明液体从你方形的鼻子里倾泻出来。你用右法棍捂住了以条形不自然下流的贴图状鼻血,脑子发烫得一团浆糊,觉得视线放在哪里都是活生生的视奸,你认为你的脸现在一定布满了粉红的色块!
啊,好俊俏的姐姐,好一个冷美人啊!虽然贫乳,但是这个翘臀我能玩一年啊yooooooooooo!QqQ
“那个…”对方似乎很不在意你的视奸,你小心翼翼地先开口(虽然声音因为蒙着鼻子而怪怪的),“这位姐姐你好,我叫…”
你刚刚想说出自己的名字,却被系统活生生地改口:“傻子…呸,我叫…傻子。”
QAQ啊,完了,高岭之花肯定觉得我是神经病!生无可恋啊—!冷美人你相信我我不是这样的人——
对方皱了皱眉,没有什么太大表情,一开口是没有什么起伏的语调:“我是来拿东西的。”
“啥?”
“联络人告诉我东西在你这里。”

(目标:解决客人的麻烦 小目标:将东西交给客人)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要什么…要么你再去找联络人问问?”
你疑惑地用右法棍摸了摸后脑勺,对方冷淡的态度还是一成不变,但是那表情让你有些瑟缩。
“联络人是目标,已经处理掉了了。”
对方叙述天气预报还不带感情的语气让你不禁打了一个冷战,这个姐姐看起来有点眼熟,刺客?身份似乎不简单。
“刺客不伤无辜。”对方似乎很容易就看出来你在想什么,叹息道:“联络人说我要的东西是一个蓝色球形物体。”
蓝色球形物体?你一下子想到了之前在怀里的育碧球,可是现在找不到了,左捣腾右捣腾,才发现了所谓RPG•怎么也装不满•次元空间入口•口袋。

【你打开了物品栏】

你轻松找到了标注为育碧球的物品(估计是整个游戏除了眼前这位以外线条最柔),并把它从那么小的一个贴图口袋里抽出来。犹豫了一会,递给了客人。

(小目标完成,现在继续进行目标:解决刺客Altair的麻烦)

什么?客人好像被什么东西代替了,你看着任务目标惊讶,这个人居然是那什么跳水信条1(应该没错)的主角?那不是男的吗?这个人怎么看都是阿泰妮根本不可能是阿泰尔嘛。
“…是这个没错。”Altair端详了一下,叹了口气,拿起育碧球,简单和你的便宜“妈妈”道谢后便离开了。
喂喂帮你的人是我不是便宜“妈妈”啊!冷美人你要谢也要谢我啊QAQ
嘛——算了。
你无语看向窗外的天空,云都是方的,以一个匀速运动向远方的太阳移动,太阳也是方的。终于能离开这个地方了,这个念头使你非常欣喜。

(目标:解决刺客Altair的麻烦完成,您可以离开RPG系统,手拿育碧球喊出“为什么不问问万能的育碧球呢?”即可离开)

等等!球,不是给了阿泰妮了吗?
你意识到RPG系统在耍你,绝望地在客厅大喊恸哭:“妈妈我想回家啊!!!”
你的便宜•马赛克•表情僵硬•万年处于厨房•“妈妈”探出头来,给你一个公式化的僵硬微笑:“亲爱的,有什么事情吗?”

{你忍无可忍}

“不是找你啊'妈妈'!”
(╯°Д°)╯︵ /(.□ . \)


RPG•第一篇•有可能夭折•END



( ̄▽ ̄)粮食向完全不好吃啊。感觉好就写cp向。因为“你”是新手所以第一个任务很简单,把球球给阿泰妮姐姐就好了。错字错句无视,beta不要我了。

评论(1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