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向左转°

🍎

【EA】上帝关闭了一扇窗(非典型人鱼AU)(6)

最后一发!只剩下一个番外啦,还有我又欺负老马了。ˊ_>ˋOOC肯定有准备好吧!来来一起念:傻白甜大法好!

因为Ezio和Altair都算刺客组织先辈级别的人物,两人以及亲朋好友们的信仰似乎很杂,所以并没有举行在任何一家教堂里。考虑到我们大导师和参加者的特殊性,也没有举行在海洋里。
所以最后刺客议会贡献出了总部,
他们直接在总部的欧式城堡里捣腾,黑红色为基调的会议厅被挂满了白色绸缎,层层叠叠地遮住了墙壁的本色。根据大导师求婚时接受的玫瑰种类,他们把红玫瑰全都换成了艳压群冠的大马士革玫瑰。Arno和Elise被请来做了些椅套、桌布和装饰品的选取,法式的零碎风格和情调显得很浪漫。
Edward一下寒鸦号就有一群莫名其妙的人把他拉去说是让他选取婚礼上喝的酒,一杯杯颜色各异的酒递上去,一只只空杯子递下来。白喝有什么不好!Edward蓝色的眼睛闪闪亮,开心地一杯接一杯,大有不醉不归的趋势。
“这个好喝!”
“这个也不错!”
“这个是香槟吧!”
“这个我也好喜欢!”
Haythem无奈的看着Edward,叹气后和旁边的人表示他父亲只要有酒就觉得好喝,他希望请那人帮忙控制一下父亲的喝酒量,品酒的事情他可以代劳。
就在两个Kenway忙着喝酒时,Connor很手足无措的坐在餐桌一旁的椅子上,怀里有一只刚刚从法国刺客组织的野地一路跟过来的兔子。他对喧杂的场面和婚礼琐事不是太擅长,最后被看不下去的Arno一把抓去一起给Elise帮把手。
邵云很开心地展示了中国的厨艺,虽然口音有点难懂,但她和厨师们其乐融融。
按照惯例,刺客们是直接穿着刺客套装结婚,参加婚礼的人也必须着刺客套装/圣殿骑士装,这是能比任何西服都表达尊重和重视的正装。所以他们不必担心装束。
一群完全不同风格的人将他们国家和民族的文化糅合,最后拼凑出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婚礼场地。
Leo:其实他们是我叫来的【笑
什么?你问Shay?
他睡着了zzz

【三天后】

Altair坐在高处远远地望着入场的宾客。身上一身标准的刺客导师套装。
白胜雪,红似霞。
他低头看着胸前多出的项链,上面拴着一个灵巧的白金戒指。它算不上多华贵,但足够精美,一圈圈灵巧的花纹蜿蜒盘旋,戒环内刻着他的名字。这似乎是Ezio自己设计的,也不知道他预谋多久了,考虑到Altair的左手不能带戒指,所以和项链合并在一起。
他要结婚了。
眼前有些模糊,一些景色似乎在冥冥之中重合。在那个战乱动荡的中东,他和Maria的结合非常简单,两杯酒一捧花,Malik作为见证人,甚至连戒指都没有。他们都可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孤儿,Altair没有亲人,Maria被驱逐出了家门,两个境遇相似的人顺其自然地在一起了,幸福来得突然,去的也突然。死神斩断了他们的羁绊从容离去,留下他一人浑身是伤地坐在原地,将头深深埋入双腿间无声哭泣。
“Al,找到你了。”
他转头,看见Ezio带着一脸温和的笑意,对方穿着和自己有些的刺客导师套装,只是有更多红色和花式纹样。半边的红披风垂挂在一旁,他脖子上有一条和自己一样的项链,项链上戒指的戒背后刻着“Ezio Auditore”。
明明对方和平时做任务的时候没有什么不一样。依旧是那套服装,那个打扮,嘴角一道发白的伤疤,温柔的焦糖色眼睛。他并没有带上鹰嘴帽,只是头发比平常梳理得更加服帖,衣服被精心打理过,但Altair就是觉得他比平时多了几分英俊…
Altair居然盯着Ezio的脸看了那么长时间!
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用手把鹰嘴帽拉得更下,希望对方没有没有看见他有点烧红的脸,Altair站起来,说:
“走吧,是时间了。”
“哎?Al你脸红了?”
“才没有,今天下午太热了!”
“哈哈,Al。”
“闭嘴!”
Ezio拉住Altair的手,碍于服装不能弄乱,无法信仰之跃的两人只能乖乖地走楼梯下去。

【婚礼时间!】

乐队演奏着婚礼进行曲,穿着许久没有换上过的刺客套装的Malik单手拿着一本祷告词,非常严谨地站在整个场地中央。别看Malik表情严肃,但其他心中有十万只草泥马在狂奔。
Malik:第一次结婚找我,第二次结婚还TM找我,这么喜欢我再下次结婚直接找我算了!(*`へ´*)
前排座位第一个是Connor,然后是Edward,紧接着是神态怡然的Haythem。中间隔了过道,过道第一个是难得清醒的Shay和Arno,Arno旁边是Elise,Elise后面坐着邵云,邵云旁边是笑眯眯不知意味何在的Leo。
看完这么几个人后,Altair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在见证人面前了。
“咳咳。”Malik表情肃穆,“大家安静一下。”
“那么接下来开始开始Ezio Auditore先生和Altair Ibn-La'Ahad先生的婚礼以及同化仪式。”
Malik转向Eizo,说:“花花公…呸,Ezio先生,你愿意和Altair先生结婚、被同化为先行者并厮守一生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吗?”
“我很乐意。”
Malik又转向Altair:“Novice…呸,Altair先生,你愿意和Ezio先生结婚并同化,与他厮守一生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吗?”
“…我愿意。”
Ezio和Altair脱下项链交换后,轻柔地戴到对方的脖子上。
“我Malik A-Sayf作为此次婚礼和同化仪式的见证人,宣布你们正式结为…夫妻。”
接着Malik拿出一把匕首递给Altair,接过后他眼都没眨直接划破了手掌,把血液滴进准备好的铜色金属器中。等待容易盛了个半满后,他把金属器递给Ezio。
耳闻过同化仪式的Ezio心疼的看了Altair的手掌一眼,接过杯子一口饮尽,赶紧用旁边的纱布给Altair止血。
虽然没有出现特别的变化,但Ezio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奇妙感觉,他觉得自己和Altair的联系更加紧密了。命运一直都在牵引着他们,Ezio第一次见Altair,是在一次任务中,时间错乱让年轻的Al和他相遇。也许那个时候,红线就已经将他们缠紧,命运已经绑定,他们注定会在一起。
后面的仪式都进行得很顺利,Malik最后说完一句:“祝贺Auditore夫妇成为一对新人,接下来请大家享受即兴舞会。”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趁着场地的气氛热烈起来,Ezio拉着不明状况的Altair跑到外面去,越来越快,一直到达了海边。
快速卸下多余的衣物,Ezio走向浅滩,但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跌坐在浅浅的海水中,双腿早已化为鱼尾。他的尾巴比Altair更加修长,也显得更加有力一点,黑漆色的光滑表皮覆盖在有力的肌肉上,黑漆色不如Altair的那么纯,反倒黑中映一点点蓝,夕日的余晖像是给他撒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粉,海岸边水汽蒙蒙,雾霭浮动。
他也是一只虎鲸人鱼。
他能感受到大海在呼唤他。
扑向还在呆楞状态的Altair,将对方压在身下。偷笑着开始剥Altair的衣服,一开始Altair激烈挣扎,抵抗不能干脆自暴自弃地躺在浅滩上随他去了,Altair裸露的腿擦过拍打的浪花,立刻变成了鱼尾,在夕阳下披上一层暖橘色。Ezio把Altair抱住,感受怀中人的温度片刻,收紧手,一头扎进海中。
鳃开始工作,Ezio吐出一口气,晶莹的气泡在淡蓝的水中流转。他笑得灿烂,在水中说话是多么奇妙:“Al,你不是一直想会大海吗?我之前就想好了,我可以抱你去看看。只要你不动,就不会溺水了。”
看着Ezio的笑容和暖暖的焦糖色眼睛,在水中接触的这个人的温度是那么舒服,十分有安全感。Altair把头偏到一边去,“笨蛋Ezio…都不告诉我一声…”
虽然这句话听上去像是不高兴,但是他看见了对方偏过去的脸上微微勾起的嘴角。
“我爱你,Al。”
“…嗯。”
“Ezio。”
“嗯?”
“我也爱你。”

END

哎呀。这把糖不好吃不要介意,自投喂相当于粮食向ˊ_>ˋ傻白甜大法好!接下来就是炖肉番外了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