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向左转°

🍎

【全员向】上帝关闭了一扇窗(5)

嗯没错这次是【全员向】!不小心太长,要再分一发写婚礼了!所以这是请柬AU!来来跟我一起念:傻白甜大法好。
ˊ_>ˋ欢乐风,因为除了EA本人cp挺杂食,为了防止贵圈真乱其他cp不会写的很明显、不会很明显!(你相信吗【耸肩)
设定Arno不知道Shay杀了他父亲,Shay也忘记了几百年前的事情



上次Ezio在议会现场的求婚算是轰动了整个兄弟会,最传奇的人鱼刺客大师和将兄弟会发展到顶峰的意大利刺客导师要结婚了!
所有人的表情各异,反正刺客议会是很开心的了。那人兴高采烈代替议会包下了两人的婚礼,表情就像开一场盛大的Party喝high了一样,兄弟会非常高兴他们的组织将添加一位强大的先行者。同化自愿度越高,被同化者血统纯度越高,既然大导师自愿同化,那么Ezio导师会变为一名很强大的先行者。所以议会中到处都是这样的表情:
v(^_^v)♪(v^_^)v
当然听到这个消息,也有很多人下巴都吓得掉下来了。
导师们的婚礼是很受重视的,因此几乎整个兄弟会的成员都会来参加,尤其是先行者更是。所以亲朋好友们都早早的收到请柬啦。

【Malik】
请柬发到Malik那里,对方正在处理文书。随手接过看了一眼丢在桌子上,“结婚请柬?Ezio&Altair,哦。”
过了几秒,Malik感觉没反应过来!立马拿过来看了好几眼,然后就是这个表情。
(°_°)
“Novice要和Ezio结婚了?那个不开窍的大导师和花花公子Ezio?!”

【Connor&Arno】
这时Arno刚好带着来法国闲逛的Connor观看领海。两只海豚同时游过来,其中一只游到他面前,示意他收取请柬。另外一只则是很欢快的用嘴叼着请柬,在Connor身上左蹭蹭右蹭蹭,直接递到美国大导师手中。Connor拿到请柬倒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呆呆的歪歪头,嘀咕着“结婚啊”“这样啊”,似乎在思索着送点什么当贺礼比较能表达自己的祝福意味,没拿着请柬的手无意识地轻抚海豚的脑袋。
Arno颇为嫉妒地看了Connor一眼,拿下了请柬。没想到收取完后另一只海豚欢快地叫了一声,带着一脸求摸头的表情也撒欢似地游到Connor那边去了。
Arno:“…”
次奥,不跟你好了。(`_´)ゞ
(PS:所谓动物缘好了没“女人缘”【耸肩)

【Shay&Haytham&Arno】

时间都中午了,这位圣殿骑士还在睡觉。房间里全暗,一点光线都没有漏进来,周围散发着一种不可打扰的气场,以至于送口信的刺客被到处散发的低气压吓得不敢进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大导师们结婚还要邀请圣殿骑士,但完不成任务总是不行的。
于是他只能留着面条宽泪晒咸鱼似的晾在门口,进退两难。
“哎?请柬还没有送到吗?”
因为Shay住的地方离法国兄弟会很近,带Connor游览完的Arno回住所换好衣服后来确认圣殿骑士是否收到请柬,结果属下居然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接过Shay的请柬,Arno示意刺客回去,自己站到门口感受到了那种莫名的压迫感和低气压,黑洞洞的房门口好像可以吃人。
“…”
他也有点不敢进去了。
忽然有人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你好,Arno Victor Dorian。”
Arno转身,发现是一位优雅的中年绅士,手拿印有圣殿骑士的徽记的手杖,文质彬彬。
出于对长辈的礼貌,他回礼:“您好,请问您是?”
“我是Haythem Kenway。Master Dorian,你应该听犬子说过我的名字。”Haythem的手里也拿着一份请柬,“你是要来给Shay Patrick Cormac送请柬的吗?”
“是的,请问我现在进去合适吗?”Arno从没有见过Connor的父亲,给他的第一印象是个优雅的绅士,和Connor完全不一样。但他觉得这位骑士大师肯定不简单,需要堤防。
“直接进去,拿出刺客的本事,用你们的袖剑叫醒他。下手越狠他醒得越快,普通方法他是不会起来的。”
这段话听的Arno一愣一愣的,看Arno不动,Haythem叹了一口气:“第一次来你确实不知道,Shay的本事很好,你就当暗杀,死了我买单。”
“…”圣殿骑士大师你这样对待下属真的好吗…
Arno“咔”的一下亮出袖剑,屏住呼吸潜入房内。房间不算太大,他花了大约半分钟适应黑暗,接近床边,可以看见床上的人呼吸均匀的起伏。
纠结了一会儿,Arno猛地站起来将袖剑准确地刺向床上人的胸口的心脏位置。
在即将刺到的前几秒,床上的人忽然睁开眼睛,幽深的黑色直直地盯向Arno,一挺身同样用袖剑挡下了Arno的攻击。
不知道为何对方也有袖剑将Arno吓了一跳,对方趁他愣了的时机直接反身扣住Arno的脖子把他压在床上,自己趴在Arno身上又睡着了。
(( _ _ ))..zzzZZ
“哎呀哎呀,看来Dorian家的小子训练还不是很到位啊。”
就在Arno怎么也挣脱不了恰到好处的力道时,Haythem悠闲地走进来。他直接用手里的绅士手杖狠得一甩打在Shay的后脑勺上,力道之大让Arno以为那人的脑壳都要碎了。
结果趴在他身上睡得跟死人似的Shay不过三秒就翻身坐在床上。跟没事人似的挠了挠头,睡眼惺忪地看了Haythem一眼,“干嘛。”
Haythem悠悠地说:“Altair导师要结婚了,请你去参加,这位是来给你送信的Master Dorian。”最后一句话有意无意的重音让Arno更加尴尬,他急忙站起来,把请柬递给Shay后快速逃到门外去,他已经被这个叫Shay的怪人吓坏了。
“?”
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Shay无辜地看了门外的Arno一眼,准备洗漱。

【Haythem&Edward】

“父亲,你收到请柬了吗?”
Haythem处理完Shay那个懒货的事情后立刻到父亲的寒鸦号那里去造访。
“这不是废话吗?”Edward喝着酒,请柬就放在桌子上,Haythem趁这机会仔细观察起父亲,人鱼血统的高纯度导致他的父亲竟比他还年轻几分…不公平,为什么Connor和Shay那个懒货都有较纯的血统就他没有…父亲这不公平…
“哎。400年又过去了,Altair终于走出Maria的阴影了。日子过太快了一点感觉都没有,从Tessa死去后到现在Connor都长这么大了。”
似乎在感叹时光的飞逝和亡妻使场面有些伤感,Haythem一直沉默着。作为人类的母亲不可能陪伴作为先行者的父亲长久,这是既定的事实。
“Haythem,坐我的船出发吧。”Edward放下手中的酒瓶,洋溢着活力的金发衬着那张年轻的脸,海蓝的双眼映射着生命的光彩,这个被海神眷顾的生命却由内而外地散发着一种沧桑和孤独感。
长生不老是很多人想要的。
可这对有些人们来说,是诅咒,不死的诅咒。

TBC

开头和结尾调子不一样啊!下一发真的完结了。不过还有很多想写的全员向(父子场合就没写啊)场合没写到…算啦,放过去了。ˊ_>ˋ

评论(1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