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向左转°

🍎

【EA】上帝关闭了一扇窗(非典型人鱼AU)(4)

感觉第三发没什么人看了,我知道我错别字多没办法,T T俺又没有beta又很容易粗心,哭啊T T以及这是倒数第二发,情节推进警告,求婚梗自产自销。跟我念:傻白甜大法好!


【一周后】

在众人暗搓搓地躲在厚重的议会台后面装作聊点什么的时候,Altair面无表情地坐在议会台层层围绕的正中央,格格不入,但能很好的让每一个人都注意到他。
“Master,请您回去吧,议会商量好的结论是不能随便更改的。”
“如果我说可以呢。”Altair瞟了他一眼,“我之前就说过了,不收回成命一天,我就呆在这里一天,当然执行的任务次数就少一回。”
“Master您为什么就这么不愿意呢,都过了400年了,对于先行者来说独身一人并没有多大好处的。您难道没有感觉到您的力量在一天天地削弱吗?”那个人看起来十分忧心,“虽然Master的情况特殊,但再这样下去您怕是永远回不了大海了。”
Altair沉思,Maria已经去世太久太久,久远到连她的容貌都有些模糊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身体的情况,看来这次是躲不掉了。
那人见状,说:“既然这样,Master您如果没有人选的话…”
Altair刚想点头,却被闯进来的声音打断了。
“谁说他没有人选的?”
看向来人,Altair正烦着却不料他来节外生枝,于是不耐烦地回道:“Ezio,你脑子坏掉了吗?”
Ezio没有在意这句话,他直直地走到大导师面前,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难道你就这样妥协了吗?Al,你难道愿意和一个你吵起架来甚至可以掀翻半个马西亚夫的人度过生命剩下的时光?”(老马被我黑了)
“那你说我要怎么样?”Altair觉得前方的道路一片混乱,现在只剩下烦躁过后的出奇平静和一点他自己非常不想承认的挫败感,“如果你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我听你的。”
“这可是你说的哟。”
接下来Ezio做出了一个让在场的人震惊的举动:他在Altair的椅子正面半跪下来,从背后快速摸出一朵淡粉色的玫瑰轻轻递到Altair面前。而后者因为他的举动而僵硬着,却一眼看出了这朵玫瑰的与众不同,花瓣厚重,绿茎笔直,这是他非常熟悉的品种——大马士革玫瑰。
当年他在大马士革执行长期任务的时候,曾为这种美丽的瑰宝感到惊叹,至今闭上眼还能感受到那绸缎般的质感和细腻的花香在周身浮动。
Ezio焦糖色的眼睛对上Altair,视线的相撞让他有点莫名的无所适从,周围气氛因为Ezio的举动渐渐胶着,大部分人都明白了状况,等待接下来顺其自然的发生。
“亲爱的Master,Altair Ibn-La'Ahad。”饶舌的阿拉伯名对于意大利人来说并不困难,他顿一顿,继续说:“你可以嫁给我吗?”
这句话一说完,以Altair的座椅为中心掀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有祝福的话语,有大胆的猜测,也有暗暗的咒骂,所有的情绪糅合在一起,最后人群很快地安静下来把目光聚焦到了核心人物,他们的大导师身上。
Altair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着,人群从混杂到安静下来的全过程尽收眼底,他觉得非常非常头痛。虽然Ezio吃错药并不只这一天,但他怎么可以在众目睽睽(尤其是议会成员面前)干出这种事情,虽然议会十分爱戴他们的导师们,对导师十分友好尊敬,但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人鱼并不排斥同性恋,他们提倡爱情和大海一样自由,所以这倒不成问题。
“…”Altair看向Ezio,后者的眼睛里面盛满了认真和期待,他的装束看上去是特地整理过的,意大利风格的衣服给这个花花公子平添了几分英俊。红色的发带恰到好处地束住暖褐色的长发,垂在一边,唇角有一道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白色疤痕,嘴角轻勾着微笑。
^_^
= =
盯着对方修长的手指和手中艳压群冠的大马士革玫瑰,回想这么多年自己看着Ezio的成长、他对自己的陪伴以及无言的关心,大导师叹了一口气。
Altair站起来,接下了大马士革玫瑰,轻吻淡粉色的花瓣,好像在回答Ezio,又好像在对所有人宣告什么。他拉下许久都不曾脱掉的白色鹰嘴帽,露出一张尚还年轻的面孔和金色的鹰眼,薄唇微启:
“我答应你。”

TBC

这发短小!下一发完结并且确实要开始玩不能游泳的人鱼这个梗hhh自产粮食求婚梗自投喂

评论(1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