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向左转°

🍎

【EA】我只能由你终结(末日AU一发完)

脑洞总是在半夜打开的ˊ_>ˋ
俺之唠叨:之前看到一篇日记向的末日AU,那位太太写的很好啊,于是,我就开了个脑洞,把我那篇人鱼暂时放一放先把这个短篇放出来ˊ_>ˋ
放心这个是正常的末日AU,以及错字错句别介意

灰色,一切都是灰色的。
今天一整天,Altair都没有看见过Ezio。
看看天色已经接近黄昏,这里又是附近仅剩了的一座安全屋,再不回来怕是被丧尸缠上了。
在末日的阴影下,有去无回是很正常的事情。无人能保证你今天还活着,下一秒是否还能看见明天的光亮。
Altair非常担心。
他不顾很多人的劝阻,只身一人拿起枪支弹药闯了出去。其他人又不放心让他一个人进入死亡的黑夜,便和Altair商量好,如果周围没有发现Ezio的踪影,那么他必须马上回来。
Malik和Arno跟着他出来,其他人守着安全屋。
黄昏的橘色渐渐褪去,黑夜将它的触手悄然伸向天际,周围的建筑物几乎搜寻了遍,都没有Ezio的身影。唯一的线索,就是掉落在地上的半截红色发带。
Altair很熟悉它,Ezio总是用长长的红色发带束起他的栗色的发丝,用脸轻轻蹭着他的头,望向他的眼神里仿佛注满了焦糖。温暖的感觉隔着白色亚麻布传来,很舒服,很安心。好像末日已经远去,剩下的只有和平和宁静。
Ezio的触摸是Altair为数不多的慰籍,在末日的阴影下苟延残喘的动力源泉。
有人陪着他。
有人爱着他。
“Altair大哥,我们回去吧…天色这么晚…”Arno 的声音中充满了犹豫,“这么久了,Ezio大哥怕是…”
听到这句话,Altair的动作顿了一顿,他捏紧了手里的红色发带,力道之大,让周围的皮肤几近发白缺血。
“新人,你要想明白了,这不是游戏。我想你也知道甚至比我们更清楚,我们回去吧。”Malik很了解Altair,他非常清楚Altair现在的心情,所以后面的话他一字一句说得非常认真:
“Altair,我们回去吧。”
末日每时每刻都在死人,不能因为这样就丢失本就宝贵的生命,已经失去了一个同伴,没必要再让自己并其他人一起赔上性命。死去的人上了天堂,是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况的。
“…还有最后一个地方。他一定会来找我的,约定过的,Ezio一直是个遵守约定的人。我相信他。你们回去吧,我不想因为我个人原因给你们到来危险,小镇还等着你们去救援。”
Altair说完就自顾自向前走了,心中的不安却越发越蔓延开来,像藤蔓一样扎根、生长,束缚了整个心脏。
Malik和Arno还是跟了上去。
到达最后一个地点,天已经几近全黑,小广场周围一片狼藉。有一些丧尸三三两两地散布在周围,有一些已经发现了他们。利落地一枪爆头,Altair急切的寻找着,忽然,他受到了快速的一击,这一下精确又致命,利刃划开了他的帽兜,回头看——
依旧是熟悉的身影。红腰带,半段的白披风,栗色的头发被半截红色发带随意的束住,嘴角的白色疤痕和他一样。不一样的是那双曾经灌满焦糖的栗色双眼此时却满溢着贪婪的荧绿,眼圈旁边不自然的青黑映衬着白得吓人的皮肤。腰部的白色布料被大块大块的鲜血染红,腰部那里的内脏似乎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的拿走一块,伤口的血液还没有完全凝固,滴落在地上跌落出一朵朵海棠红…
没有估计Malik和Arno的喊叫,Altair把手枪一扔,“啪”地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他快哭了,他几乎可以想象Ezio承受这一切时候的感觉,多疼、多冷,多么让人绝望啊。
Ezio看见Altair先是呆滞了一下,末世病毒使他的大部分意识正在丧失,但有些东西终究还是不会变。Ezio慢慢地靠近Altair,半跪在对方面前,抬起一只染满血的手轻轻揽住他的恋人。他用脸轻轻蹭着Altair的帽兜,另一只手慢慢拿起在地上的手枪放在对方的手上。冰冷的手指笨拙的握住恋人的手,将Altair的食指放在扳机上,自己则微微低头,将太阳穴紧贴于枪口。他的声带几乎失去了效用,声音沙哑又难听,但他尽力说好每一个字符:“笑一下吧…Altair…我喜欢你笑…”顿了顿,他又说:“能…吻我一下吗…”
Altair颤抖着,握着枪的手也颤抖着,看着Ezio的脸,看着他最爱的人,他做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给了Ezio一个短暂而轻巧的吻。
“我爱你,Ezio。我爱你。”
Ezio笑了,有那么一瞬间,Altair感觉什么也没有发生,一切都像末日之前一样。金色的阳光明媚的下午,他在画室看书,抬头,在画画的Ezio恰好对上他的眼神,给了他一个一模一样的笑容,甜似焦糖,灿若阳光。
“我…只能…由你终结…Goodbye…sweetie…你不能死…”
“Ti amo—”
那次的枪声比任何一次都要响,伴随的是Altair崩溃的叫喊,强忍着不掉下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心脏被活生生地撕成一片一片再丢进绞肉机,他多希望死去的应该是他,今天值班的本该是他,死去的应该是Altair,中了埋伏的也应该是Altair,不是Ezio,不会是Ezio,永远不会是那个阳光灿烂的人啊。
还没有来得及再多看他一眼,Arno和Malik就用强硬手段把他送回了安全屋。
可是灵魂死了。
肉体活着还算是活着吗?
这样和丧尸又有什么区别呢?
活着的人——
他必须活着。

end

嗯,写完发现我发了一把刀子。啊,忘记提醒了,一方杀死另一方AU警告

评论(1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