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向左转°

🍎

【夏露】告白成功的虐文,自虐本命BGcp
(很久以前的一篇写手考级题目,因为总不能让档案里面总是所以就发一篇,虽然没有人会看,但还是多多包涵,毕竟是早期作品。。)

特地选择了一个公用电话厅,走进去的那一刻,周围的嘈杂的声音不可思议地被一扇薄薄的玻璃门所阻挡,一切归于平静之中,还她一个私人空间,周围就像电影一般一幕幕地,不停地上演无声的台戏。
心跳声,却愈发愈明显了。
心脏从未这么拼命地、疯狂地撞击着肋骨,“咚咚”在她耳中无比清晰也无比恐惧,良久默立,又感觉这是一丝救赎,最后的、无可奈何的挽回。
她自嘲:可怜的Lucy,这是你最后一次挣扎了。加油吧baby,过了今天就是你的解放日了,无论哪种意义上的。
孤注一掷地拿起老旧的公用电话,因为政府的疏于保养的它已经有点掉漆,想必音质也不会太好,不大不小的手柄蹭着手心微凉。
微凉。也正合心意。
Lucy拨出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聆听耳边并不是很清晰的“嘟—嘟—”声,因为能见到喜欢的人,这像是一首悦耳的圆舞曲,但随后又感觉似乎倾听了一篇悼词,溢满了悲凉和死讯。望着玻璃上自己的倒影,如果有能看见未来的能力,她真想看看走出电话亭的时候她的表情。
哭还是笑?亦或是死一样的沉寂,或者还是一种释怀的解放?一切都取决于那个人的回答。
她的整颗心都被牵着走。
“喂,你好。”
“夏。”
电话接通的很快,那人的声音带上了电话的杂音,她迫不及待地喊出了那人的名字。
“cici”声和他附近音乐的声音以及同事的聊天声络绎不绝,虽然很吵,但Lucy觉得无论他的声音怎么变,她还是能一下子听出来,无论如何,至少此时此刻,他在Lucy心中占有一席之地——几乎填满了整个心脏的存在。
“怎么了?为什么忽然用公用电话?我这里很吵听不清啊,等下回你?”
“不行。”她因为怯懦而低声,但是急急地回答,“对不起…有些事情我想现在就说。”
“好啦好啦没关系,我是怕这里太吵了不太方便,你说吧。”
听着对方隔着话筒的朦胧声音染上了几丝平时几乎对她没有的宠溺和纵容,Lucy暗暗握了握布满冷汗的左手,她觉得,她可以成功、不是已经暗自练习了那么多遍了吗,多少个自己模拟出来的场景都比不上眼前、此时此刻,你不是说的很好吗?你可以的,说啊,说啊!
“我喜欢你,夏。喜欢你很长时间了,请你和我交往。”
“…”
话筒对面的一阵沉默让她心慌,在她几乎以为对方已经离开的时候,接下来的一句话几乎快让她搏动得不能再快的心脏几近停止。
肾上腺素继续飙高。
“好的。”
夏同意了,Lucy觉得自己都快窒息了,快乐把她包围,她甚至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5、6个天使在她的耳边吹奏快乐的乐曲,围绕着她微笑、嬉戏。她感觉她迎来了天堂的大门,比她小时候得到父亲的一个赞许的微笑还要开心,更加开心。
但是,下一句话——
“其实,我也喜欢你很久了,丽沙娜。”
“咔哒!”话筒从她手中滑落。
丽莎娜。
她努力了那么久,那些紧张那些决心那些演练那些心跳,换来的是一句丽莎娜。
虽然想到过很多次这样的结局,但是她果然还是不甘心,可怜的她居然还没有放下她破碎的野望。
老天,为什么你不让我去死?你为什么不让Lucy去死?你为什么不让一个名为Lucy•Heartphilia的愚蠢女孩去死?!她之前曾感觉自己上了天空,打开了天堂的大门后,发现里面空空如也,除了满屋子的黑暗,她什么也没有得到。
“喂?怎么了?什么声音?”
“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不是丽莎娜?”
Lucy以前一直觉得眼泪是廉价的,流泪是没有任何实际效用的,可是真到了这个份上,眼泪就是挡不住地往下掉,她曾经也暗暗认为过失恋的蕾比不够坚强,为了一个男人哭成那样。这下轮到了自己,总算感觉到那种肝肠寸断的感觉,无论怎么抹脸,大颗大颗的眼泪还是“啪嗒啪嗒”地落地。
Lucy嘲讽,“真是…心脏碎成二维码了…啊…”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电话里的人听,抽噎让她几乎喘不上气。
没有再管电话里面的任何回应,她用尽全身力气,几乎是把话筒砸回了嵌位,没有顾及周围路人奇怪的目光,她一边哭一边离开了电话亭。不论去哪儿,Lucy只想离这个破地方远点,一辈子!这辈子都别想让她再靠近公用电话亭一步!任何!
她想过各种被拒绝的方式,温和的、简短的、礼貌的、沉默的、踌躇的、不知所措的…就是没有料想过这样一个结局。真正意义上的bad end。
她的初恋,似乎结束了。
被遗留在原地的公用电话亭,电话发出刺耳的“铃铃”声,可是这一切都被隔绝于玻璃门之内,往来路人无人再去理会。
因为结束了。

评论

热度(6)